只是一只惘尘

不更新了不更新了,我不想写啦!!

         相传,风筝的发明者是楚汉相争时期的韩信。
【让我们把时间倒回那一天】
         某天早上,韩信拿着一个巨大的不明物体跳【划】冲进了张良的军帐。
张良放下手上的言灵书''重言这么早就来找良,有什么事?''
        韩信把东西扔到一边,''子房,我想到办法让这一仗早点结束了。''
        张良推了推眼镜''愿闻其详。''
韩信也不含糊,走向地图''你看,我军驻地离项羽军队驻地并不远,声音足够大的话,传过去没问题,项羽那边的人又基本是楚国的。''
         ''……所以呢?''张良楞了一下,心底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     ''所以,就麻烦子房你坐风筝上天唱楚歌瓦解项羽军心了。''韩信说完,拉过那个被他叫做风筝的鬼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良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不当讲:)
         ''……你咋不上天?''张良强忍怒气,问。
         ''张良你是不是傻,我上天了谁会放这东西。''韩信笑的一脸欠揍。
         ''不是还有萧……''张良话未说完,便被韩信打断。
         ''萧何回汉中运粮去了,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''说完,韩信拿出萧何走之前留下的信。
张良捏着信,深吸一口气''君主不是挺惯着你的吗,让他上天不就好了。''
        ''你确定风筝能承受穿上盔甲一共两百斤的君主?''韩信不紧不慢的呷了口茶,接着说''就算可以,君主现在可还没起床,要不你去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?君主有起床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大清早叫他起床无异于找死。''
         张良还想再说些什么以挽回他将上天的命运,却在韩信的一番话后打消了这个念头''就算君主现在起来了我也不建议让他上天唱歌。''
         张良皱了皱眉头,正准备开口问。韩信却摆了摆手,接着说''上次君主跟李白一起喝假酒喝高了,拉着李白在大街上唱歌,这就算了。关键是他高音唱不上去,低音又唱不下来,中间的还走调,李白都听吐了。''
       张良慎重的考虑了许久,叹了口气''行吧我上天。''
        当韩信把张良绑在风筝上放上天时,某仓鼠【划】君主仍赖在床上不肯起来。这时,响亮的歌声从外面传来。刘邦用被子蒙住脑袋,接着睡。过了一会儿,声音更大了。刘邦忍无可忍,从床上跳起,拎着剑向外走去。
刘邦一手掀帘子一边怒吼:“还让不让人睡觉了!谁TMD大清早跳舞扰……”最后一个“民”字还未说出口,便再也没了声音。刘邦拽着帐帘,一脸懵逼的望着自家将军跟自家远在天上的【划】军师:一个在地上哈哈大笑,一个在天上高放楚歌。而张良的心肝小本本言灵之书现在却被当成了扩音器,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楚歌。
        刘邦断定,张良现在绝对很生气,因为在他这个位置都能听见张良骂街的声音:“韩信你个王八蛋,亏我信了你的鬼话,你赶紧放我下来!MMP你听见没有!赶紧放我下来!你MMP……”
       我就睡了个觉,怎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玄幻了???萧何你怎么还不回来收了这俩妖孽!!!那天,刘邦如是想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回头,看见自家君主只穿了里衣,一手拎着剑,一手拽着帐篷,一脸懵逼的望着这里,一头紫毛乱翘,一看就知道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被吵醒了啊,看样子要准备跑了张良就留在这里当挡刀的好了。”韩信摸着下巴,小声嘀咕道。
        刘邦也不管自己还没换衣服,直接走了过去:“我说跳啊,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?”
        韩信把他的计划全盘托出,刘邦听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在仰望天上的张良:“这看样子要好几天,子房在上面吃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韩信毫不在乎,摆摆手说:“军师人家是神仙,神仙不需要吃饭。”说完又瞅了一眼刘邦:“话说君主你真的不用换一下衣服吗?”
        刘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穿的还是里衣,其他衣服压根没穿。回帐篷时无意间看见韩信拿着什么东西,转身一看:“韩信你丫又偷老子瓜子er!”

评论(4)

热度(36)